• <samp id="kggwu"><object id="kggwu"></object></samp>
  • 您當前的位置 :環球傳媒網>資訊 > 正文
    “多編劇時代”來了 對劇本而言是好事嗎?
    2022-06-10 08:05:50 來源:搜狐娛樂 編輯:

    現在還能看到單個編劇的影視劇嗎?

    《開端》有4位編劇,2位聯合編劇,《獵罪圖鑒》有劇本監制、文學責編、總編劇、編劇、責編共10位,《良辰好景知幾何》除了3位正式編劇之外,還特別標注了劇本總監、聯合編劇和7位文學策劃,《女士的法則》光編劇署名就多達11個。

    “多編劇時代”來了。以前是小編劇哭嚎沒有署名權,現在是編劇列表長到數不完。

    但,聯合編劇成為常態,對劇本而言是好事嗎?

    對話《良辰好景知幾何》編劇小葉,魔瞳影業創始人、制片人張阿瞳,及中腰部編劇小武(化名)后,搜狐娛樂了解了“聯合編劇”的秘密。

    “我接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稀巴爛的項目了”

    《高智商CP戀愛故事》(化名)找到小武的時候,已經換過四次編劇團隊了。

    作為業內中腰部編劇,小武負責的多為平臺A級、S級的劇本,也曾參與過頂流參演的大項目。對他來說,項目開拍前反復“換編劇”的操作已經是見慣不怪了。

    市面上大部分小說IP都要經過大刀闊斧的影視化改編,大部分時候是因為原著小說情節無法過審、男女主人設脫離現代審美,也有一種情況是平臺、制片人對劇本有新的要求和想法。

    《高智商CP戀愛故事》屬于前者。“原小說踩紅線,涉及黑客等等,必須要改。而且主角人設都要改,女主能力強但做作,年下男主有點油膩。”

    小武看了前面的四稿,改動的大多是劇情和人設,甚至有一版從現代改成了古裝。“肯定也是沒辦法了,才會改成古裝劇。我們也很發愁,覺得沒有改的空間。”小武吐槽道:“很多時候,我接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稀巴爛的項目了,就是去救火的。”

    編劇小葉也有類似的“救場”經歷。

    “我和《良辰好景知幾何》簽過兩次約。”小葉回憶道,兩次工作內容的重點不同,時間間隔也比較長。

    這個過程,是不同于一般流程的。

    平臺主導下,影視劇本的創作和以前相比有很大的變化。編劇的工作流程也從以前的完整交出劇本變成了:梗概-大綱-分集劇本。

    小武所在的編劇團隊,大多是資歷稍淺的年輕編劇。“我們會一塊把故事梗概聊出來,確定大的情節點,再分開寫。兩集兩集分配,或者單雙號分集寫。”甚至有時候還會“共享文稿”,在別人的基礎上接著寫。“這樣肯定是不正規的。最主要的是臺詞不一樣,每個人的臺詞風格都有差別。討論可以一起討論,但是最好是一個人寫,一個人改。”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小武覺得,多位編劇能碰撞出不一樣的東西,也能保持創作的熱情。所以,多個編劇負責一個項目沒問題,但救場、兼職的“聯合編劇”,就說明其中“有貓膩”。“如果流程推到劇本怎么都過不了,只能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往前推,可能就有了多出來的聯合編劇。”

    觀眾眼看著劇集的編劇署名越來越長,卻不知道其中的“奧義”。

    12位編劇的大IP、S+級《有翡》只拿到了豆瓣5.6分,6位編劇合力而成的《嫣語賦》被吐槽“各寫各的”。

    五花八門的編劇頭銜、署名,并不意味著劇本的“精加工”,反而“預警”了這部劇前后割裂的劇本走向,多次改動過的人設,和不完整的故事。

    5位編劇署名的《棋魂》,前期口碑不錯,但網友在看到時光對褚嬴和圍棋的態度改變后,對劇情頗有微詞。王小帥兼任導演編劇的《八角亭謎霧》短短12集的體量,也有5位編劇的署名。原本演員陣容備受矚目,播出后卻因為劇情硬傷、邏輯不通,最終只拿到了5.6分。

    “一個編劇工作室手下的,都是正常署編劇的。特意標注了聯合編劇的,應該是找了寫手,或者前期寫了幾稿被采用了、后期找來補救,就給署個名。”小武總結道,多數情況下,出現“聯合編劇”就意味著這部劇的劇本創作并不順利。

    一個個編劇名之間,可能也是彼此陌生的。別說沒有一個共同群聊了,他們沒準也不知道,自己的署名會挨在誰后邊。

    “很多項目雖然有很多編劇,但都是1v1對制片人。我也很想和之前的編劇交流,但沒有交流渠道,只能和制片人對接。”小葉說道。

    “誰名氣大,聽誰的”

    除了編劇內部“亂成一團”,劇本出現問題,和整個項目的制作流程也有關。

    編劇一般都是聽制片人的。有的制片人會要求編劇逐字逐句修改劇本。小葉就遇到過類似的情況:“人家買了IP,就是人家的本子,就算不合理也只能按他的想法來,逐字逐句改。”

    而大多數情況下,制片人只會“泛泛而談”。“最常用的句式是‘我感覺……但是我也說不上來’。”時間久了,小武也和小葉一樣穩住了“乙方”心態:“逐字逐句的還算好,至少指導你改,很多都是模糊的,似是而非的話。”

    制片人表達不清晰的情況下,就會借助“責編”來溝通。

    “很多制片人在不具備很好的劇本鑒賞能力的情況下,會請責編。”制片人張阿瞳告訴搜狐娛樂,責編這個概念是從圖書出版行業“引進”影視圈的。圖書責編會憑借自己對市場的判斷力幫助作者進行主觀創作以外客觀視角的解讀。好的責編,也許不是好的小說家,但應該是愛看小說的人。

    但在影視行業,不想當編劇的責編不是好制片人。

    “有些責編自己有很多奇思妙想。非專業出身的責編,如果只是對領導負責,按照大領導的意見上傳下達,也還好。但有些就是非要讓編劇加入自己的想法,結果加進去之后領導還不滿意。”小武說,自己就是那個被責編忽悠的小編劇。

    “影視行業里責編這個職位一直沒有建立起規范。”張阿瞳覺得,責編對劇本造成負面影響,就是因為太多責編覺得自己適合當編劇了。“他以為制片人找自己來是來挑錯的,其實是來幫助編劇的。歸根結底還是制片人沒能明確自己的目標。”

    碼盤子的制片人,要的是好故事、好導演、好演員,所以他需要統籌編劇,溝通導演,敲定演員,把控大局。

    可現實情況是,在這條食物鏈上,制片人話語權大于編劇,而知名導演、演員的話語權又在制片人之上。

    “理想情況當然是編劇完稿后,得到多方認可,交稿,”小葉告訴搜狐娛樂:“但往往是寫到20集的時候,可能劇組敲到了非常好的演員,要趕演員的檔期,下個月就得開機,就得加快速度,甚至編劇跟組寫,劇本不滿意還得飛頁。”

    “大導演看了不滿意,主演不喜歡角色人設,都會帶自己的編劇進組改。政策審查風向變了,國外買的的IP敏感了,都得改成和原來完全不一樣的。”小葉說道。

    平臺也有自己的想法。“很多人說平臺不懂內容,其實不是的。平臺非常了解劇本,劇本過會的結果是集合了制片、運營、市場部門和銷售團隊意見的,他們會拿去和市面上的本子比對情節、人設、人物關系,從觀眾偏好的角度提意見。”張阿瞳告訴搜狐娛樂。

    總之,對編劇而言,導演、制片人、演員都擁有“一票否定權”,而編劇本人只覺得自己是沒有話語權的卑微打工人。

    就像小葉說的那樣:“誰名氣大,聽誰的。”

    “我可以堅持理想,但觀眾能不能直接把錢打到編劇這兒?”

    不僅沒有話語權,很多小編劇還得受頭部編劇的“壓迫”。

    小葉把市面上的項目劃分成三種類型:一種是“不差錢”的,需要碼S級的大盤子,就會找名編劇,名導演;第二種是找經驗的中腰部編劇,合作度和價格都合適;第三種就是找初出茅廬的新人編劇,因為比較便宜且聽話,充當執行者的角色。

    但現實中,中腰部編劇遇到的更多還是被頭部編劇“退”了的本子。

    “不排除有部分編劇渾水摸魚,成名了之后一集開價很高,結果拿著一兩百萬交個破大綱,只能換個便宜一點的編劇。頭部擺爛的大編劇,最后擠壓的還是小編劇的生存空間。劇本越來越爛,制片人也不再信任編劇了。”小葉透露道。

    入行四年,小武甚至沒有完整經歷過一次順利的項目。正常的項目流程是怎樣的?他也不清楚。

    就像工業化流水線上的一枚螺絲釘,編劇工作對他來說就是麻木地接受任務,完成任務。

    小葉則更加直白:“大家把編劇的權利想的太大了。我現在有一種代孕的感覺,別人對我肚子里的小孩指指點點,但那根本不是我的孩子啊。”

    她很希望,能有一個制片人可以完完全全信任自己,打磨出一個好的作品。這樣,劇集播出后,自己堂堂正正地站出來,對觀眾們表達編劇的觀點。

    那么,如果順利的話,影視劇項目的前期劇本創作應該是怎樣的?

    在制片人張阿瞳看來,一個好的項目,制片人和編劇之間的合作一定是互相給予的,而不是下達任務式的。

    張阿瞳是《您好!母親大人》的制片人和總編審。“作為制片人和編審,我深度參與了劇本創作,和編劇是互相給予互相成就的作用。而我和編劇鞏雪也不是第一次合作,雙方都有信任和共識。”劇本改編完成后,當時剛憑借《長安十二時辰》出圈的導演曹盾就加入了項目,但他并沒有對劇本提出大的改動。

    “導演劇本圍讀的時候也在交流細節,逐字逐句地問‘這部分想表達什么’,想確認大家的感受是一致的。拍攝期也從來沒有提出過劇本要調整,只加了前后的記者提問部分。”

    雖然劇集并沒有轟動出圈,在豆瓣僅7737人打分,但8.1的高口碑,也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劇集的成功之處。

    最令人唏噓的是,在這個圈子里,有要求編劇逐字逐句修改劇本的制片人,也有愿意逐字逐句詢問編劇的名導演。

    “大家都不是朝著做爛的方向編的,但是甲方就是想讓編劇改爛,說服不了他。”小武覺得,編劇的“沉沒成本”特別高,因為最終考核權在甲方手里,劇集播出后又要接受觀眾的點評。“編劇可以堅持自己的理想,和甲方抗爭,但觀眾能不能直接把錢打到編劇這兒?”

    被問到對于聯合編劇的態度時,他的回復是:“人家不讓我們去改已經是萬幸了,愛改就改吧。”

    關鍵詞: 單個編劇 單個編劇的影視劇 影視劇編劇 獵罪圖鑒

    相關閱讀
    分享到:
    版權和免責申明

    凡注有"環球傳媒網"或電頭為"環球傳媒網"的稿件,均為環球傳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環球傳媒網",并保留"環球傳媒網"的電頭。

    Copyright ? 1999-2017 cqtimes.cn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傳媒網-重新發現生活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8553 591@qq.com
    翁熄系列乱吃奶第一部1
  • <samp id="kggwu"><object id="kggwu"></object></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