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kggwu"><object id="kggwu"></object></samp>
  • 您當前的位置 :環球傳媒網>新視野 > 正文
    中韓企業的賽場 墨西哥占據美國彩電六成市場
    2022-07-21 09:30:30 來源: 第一財經資訊 編輯:

    三年前,中國出口彩電尚占據美國進口彩電市場六成份額,現在是另外一番圖景了。如今,墨西哥出口的彩電占據了美國市場最大份額,占據其六成市場。

    中美貿易摩擦的數年時間,墨西哥以其對美貿易零關稅的優勢吸引了眾多彩電企業的投資。彩電是一個技術成熟而利潤微薄的產業。中國企業也在以墨西哥為制造基地,希望藉此抓住美國市場。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數位企業界人士表示,中國、墨西哥和美國已經形成一條彩電產業鏈條。彩電核心部件仍來自中國,而作為制造基地的墨西哥配套產業日趨成熟,最終產品則在行銷美國的同時兼顧中南美市場。

    奔赴墨西哥

    于濤接受公司外派去墨西哥,已經有四年時間了。作為海信墨西哥彩電工廠的總經理,他常駐于鄰近美國的墨西哥邊境城市羅薩里托,這也是海信墨西哥工廠的所在地。

    幾年時間里,他見證了中國企業在墨西哥的巨大變化。

    海信這座工廠原來屬于日本企業夏普。日本企業在彩電產業節節敗退,海信于2016年接管了夏普的墨西哥工廠,并對工廠進行了智能化升級改造。

    過去幾年間,海信通過持續的投入,不斷擴大在墨西哥的彩電產能。據于濤對第一財經記者介紹,海信完成收購后,這個年產量60萬臺彩電的工廠,提升至年產能250萬臺。截至2021年,該廠的年產量進一步提升至850萬臺,五年翻了約四倍。

    中國彩電企業在墨西哥設廠,可以追溯到七八年前。TCL比海信更早深入墨西哥。隨著一些日本彩電品牌衰退,2014年TCL收購了日本企業三洋的墨西哥工廠。

    這兩家中國彩電龍頭企業通過收購日本企業的工廠,在墨西哥建立了各自的北美生產基地,并以該基地為依托,輻射整個美洲市場。

    零關稅是墨西哥產品進入美國市場的最大優勢。根據“美墨加自由貿易協議”,墨西哥彩電出口到美國是0關稅,而中國出口美國的彩電需征收11.4%關稅。

    墨西哥中部的蒙特雷市也是近年中國家電企業投資的熱點地區。位于蒙特雷的北美華富山工業園的董事長胡海7月6日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墨西哥的水電成本與中國差不多,人力成本比中國便宜一點。墨西哥普通工人在不加班的情況下,月薪300美元左右,加上社保,約400美元,但是中國工人的效率更高。

    “人力、水電成本不是最重要原因,中國家電企業到墨西哥建廠的背后,主要是因為中美貿易摩擦。”胡海說,原來制造業是全球化要素最優組合,現在區域化,新增制造向北美、歐盟、東盟集中。美國市場希望產品縮短供應鏈,在疫情這幾年越來越顯著,已經不可逆轉。

    海信出口美國市場的彩電,基本上都是從墨西哥工廠輸出。彩電的核心部件液晶面板,則主要從中國大陸和中國臺灣地區進口。

    為進一步降低成本、更快速響應市場需求,企業也帶動產業鏈上配套企業落地墨西哥。海信加大當地化的投入和拓展,引入了注塑、鈑金、膜片和包材等原材料的當地化生產,其彩電產品主要部件的當地化率已經達到20%以上。

    對于那些墨西哥無法生產的部件,海信和中國遠洋海運集團(COSCO)合作,在2017年開通了從青島到恩森那達港的航線,14天就可從青島到達墨西哥,大幅度縮短供應鏈周期,比原來經美國長灘港的線路節約了7~10天。而且,現在COSCO的航線一周一班,響應更快。

    海關數據顯示,2022年1-5月,中國向墨西哥出口的液晶平板顯示模組的金額同比下降35.7%。業內估計,這可能是因為今年面板價格持續下降和美國彩電市場不達預期,各彩電品牌廠減少對面板的采購量。

    中國這幾年制造成本也在增加,人工、土地、水電、租金、稅費的增加抵消了原來的成本優勢,且疫情令遠洋物流成本提高。胡海認為,在美國市場與中國品牌競爭的日韓國品牌,已實現生產本地化。中國大型家電產品通過遠洋運輸出口美國,越來越不可持續。

    替代中國出口

    “墨西哥彩電產能主要為滿足北美,尤其是美國市場為主。”Omdia中國區研究總監張兵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他援引ITC(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的數據說,2019年1月,中國出口彩電占美國進口彩電市場份額超60%,墨西哥出口彩電約占美國進口彩電市場份額30%;而到2022年2月,墨西哥出口彩電占美國進口彩電市場份額提升至60%,中國出口彩電占美國進口彩電市場份額降至20%以內。

    中國機電進出口商會向第一財經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最近五年,受貿易摩擦影響,中國出口彩電數量在美國進口彩電市場的份額逐年下降,2018年55%,2019年42%,2020年31%,2021年20%,今年1-4月累計19%;墨西哥、越南、泰國出口彩電金額在美國進口彩電市場的份額則穩中有升,去年分別為76%、5%、2%,今年1-4月分別為76%、7%、4%,而中國出口美國彩電金額的相應份額從12%降至10%。

    “過去2-3年,墨西哥彩電產能布局增長迅速,最主要是一線的品牌廠商為規避中美貿易摩擦引起較高的進口關稅,以及疫情導致美國市場需求暴增這兩大主因。”張兵認為。

    過去兩三年,不只海信,TCL在墨西哥擴大了彩電產能,中國面板大廠京東方(BOE)2021年也在墨西哥設立了彩電加工廠,以增加面板“出???rdquo;,它在墨西哥有4條生產線。此外,冠捷、富士康等也有在墨西哥設立了彩電代工廠。

    中國機電進出口商會視聽分會秘書長陸勇向第一財經記者介紹說,2021年TCL向美國市場供應彩電近690萬臺,2020年是730萬臺(當年疫情發生后,政府消費刺激政策放大了需求)。TCL有幾個生產來源,一是惠州基地,美國加征關稅后,基本無法向美國市場出貨;二是墨西哥基地,TCL有MASA、MOKA兩個工廠,年產量接近180萬臺;三是越南基地,年產量超350萬臺;四是印度基地,去年投產,可模組、整機一體化生產。

    TCL相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TCL墨西哥工廠的彩電產品主要為32-65英寸,面板從中國大陸或中國臺灣地區采購,主要供應北美市場。

    TCL墨西哥彩電工廠最早主要生產大尺寸的液晶電視,以降低國際物流費用,而近年隨著美國關稅提升及航運成本飆升,當地生產的電視已覆蓋全尺寸。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彩電和液晶電視面板生產國,隨著國內彩電市場收縮,拓展海外市場是必由之路。美國彩電市場龐大,不宜放棄。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顯示,美國2020年彩電市場進口量5490萬臺,2021年4920萬臺,2022年1-4月1048萬臺。

    TCL創始人、董事長李東生曾表示,在新的國際貿易形勢下,中國企業的國際化,將從輸出產品向輸出工業能力轉變。

    “就近供應,是未來方向。”陸勇表示。

    中韓企業的賽場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彩電市場,競爭也十分激烈。在TCL、海信之前,日本和韓國的企業更早布局了墨西哥彩電產能。

    隨著一些日本品牌的衰退,三洋、夏普的墨西哥彩電工廠先后轉讓給TCL、海信,而索尼在美國銷售的彩電則主要交給富士康的墨西哥工廠代工。

    目前,韓國三星在墨西哥擁有其全球最大的彩電工廠,一年產量1500萬臺,覆蓋整個美洲市場,它在當地供應鏈更深,許多供應商從韓國帶過去的。

    今天的美國市場,主要競爭者是中國和韓國的彩電企業。而韓國三星、LG仍在北美彩電市場居于龍頭地位,中國的企業則緊緊跟隨。

    今年5月的2021年度業績說明會上,TCL方面透露其TCL智屏(彩電)銷量2021年在美國排第二,在加拿大排第三,在墨西哥排第四,在巴西、阿根廷也排第四。

    墨西哥本土有能力成為完全自循環的產業生態嗎?

    于濤認為“很難”,因為墨西哥沒有中國那樣完整的工業體系,小部件基本都從中國進口,中國在供應鏈、制造方面仍然有優勢。

    談及中國企業在墨西哥發展的挑戰和困難,于濤認為,企業一是要適應當地的文化和法律,二是與當地員工進行文化融合,這一般需要一兩年時間。企業融合了當地文化后,才能開始高速發展。

    據于濤透露,海信目前正在蒙特雷建設其在墨西哥的白色家電工業園,覆蓋冰箱、洗衣機、廚電等,預計今年投產。

    中國機電進出口商會家電分會秘書長周南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說,貿易壁壘、疊加疫情影響,正使全球產業向本地市場附近收縮。原來考慮在成本低的地方生產,現在考慮在安全、可靠的地方生產。墨西哥成為繼中國之后,面向美國市場的重要家電生產基地。中國家電企業堅持全球化,一是跟著國家政策走,二是跟著市場走,供應鏈全球布局眼光要放長遠。

    關鍵詞: 墨西哥占據美國彩電六成市場 美國彩電六成市場 美國彩電 美國彩電市場

    分享到:
    版權和免責申明

    凡注有"環球傳媒網"或電頭為"環球傳媒網"的稿件,均為環球傳媒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環球傳媒網",并保留"環球傳媒網"的電頭。

    Copyright ? 1999-2017 cqtimes.cn All Rights Reserved 環球傳媒網-重新發現生活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8553 591@qq.com
    翁熄系列乱吃奶第一部1
  • <samp id="kggwu"><object id="kggwu"></object></samp>